•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且听风吟(有声朗读)

    时间:2021-09-22 16:02:51    来源:中工网    

    且听风吟

    作者:肖俊文

    朗读:田莹莹

    沿着河西走廊的凉州古道,耳边依稀还能听到古老丝绸之路上洒下的阵阵驼铃声,踏上这沉淀千年滚烫的土地,骨子里似乎有什么也开始沸腾。远方那熟悉的铁建旗帜迎风飘动,目的地到了。

    新疆奇台,唐时属北庭都护府。喀双项目部,就伫立在这秦关汉塞的烟尘中。大漠长风带着历史的厚重吹来,呼啸的风涛里散落着永恒的音韵和历史的歌谣。

    走在这绵延起伏的沙丘上,竟发现也有绿色,高一点的是胡杨,矮些的是梭梭。在与飞沙走石的搏斗中,胡杨树被沙漠剪影成了各种不同的姿势,站立时如英姿勃发的哨兵,倒下时似匍匐前进的英雄,裸露时像虬龙盘曲,枯死时如白旌冲天。而梭梭草则是一丛丛,一簇簇,星星点点散布于荒沙中,或坐卧在沙丘上,或蜷缩于沙堆旁,瘦小却倔强,有时候被风沙淹没了还要挺着露出个小耳朵。

    我见识过秀丽的南国风光,也领略过西南的风土人情,如今又踏上了这壮丽粗犷的北疆大漠。那只稚嫩的雏鹰在铁建蓝的召唤下,从“红色摇篮”井冈山起飞,途经三湘大地,掠过云贵高原,终于到了这块古老的土地。沙海里留下了太多岁月沧桑的痕迹,漠风撞碎了楼兰的白云,漫卷的风沙掩盖了胡马的铁骑,古长城垛口也早已被载进了线装古书,大漠残阳带动汉唐荣光遁入了远方。

    站在项目部的门口,视线顺着旗台攀缘上升,在这清澈湛蓝的天空下,一杆旗帜直逼云霄,猎猎作响。中铁十六局这支由铁道兵“首都师”转业而来的劲旅重返天山,在一望无垠的戈壁上,注定要埋下永不磨灭的脚印。

    远方走来的,是一群刚从隧洞里出来的员工,夏日的斜阳仍是那么刺眼,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我看到一种传承已久的精神沿着影子的痕迹在悄然扩展。转战南北的老兵在扶带初上大漠的年轻人,诠释着什么叫责任,青年们俊俏的脸庞被风沙打得生疼,却仍梗着脖子回应着什么叫担当。

    长河落日,恣意的阳光仍在播撒着余威。我走入沙丘,感受着它千年来都不曾平息的愤怒与炙热,脚下的热气升腾开来。我蓦然发现,那群驻扎在彩钢房里的可爱人们,早已让春风度过了玉门关。

    黝黑的肤色,发干的嘴唇,正值青春却有了丝丝白发。铁建人说,这是大漠的烙印,也是青春的勋章。面对灰黄无垠的沙丘,他们用皲裂的双手撒播着坚定与从容,也执着地迎着风唱响心中的意志和信念。在炽烈的阳光里编织,在凌厉的漠风中刻画,他们用初心勾线,以匠心施彩,为这被历史洞穿的荒漠描绘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

    入夜了,婉转蔓延的黑夜覆盖了沙丘,桀骜不驯的风席卷着砂砾在拍打门窗。是沙漠在表达它的爱意吗?还是在宣告着它的庄严?我听见,那是神秘深奥的远古图腾发出的喘息,是等待千年的土地吐露的欢声,中间似乎夹杂着雄师出征的号角,还有铁建人扎根荒漠燕然勒功的铮铮誓言。

    也许,大漠长风会拂乱我们的记忆,掩埋我们的脚印,却永远也吹不弯我们在天山脚下站立的姿势。那只辗转千里而来的雏鹰,终将在这片土地塑造它的骨骼、灵魂和精神。

    (中国铁建职工e家)

    关键词: 且听风吟 有声 朗读

    最近更新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