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匠心传文脉 妙手修古籍

    时间:2021-09-22 07:31:1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探访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引题)

    匠心传文脉 妙手修古籍(主题)

    走进四川成都龙泉驿区洛带古镇,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层小楼矗立街边,惹人注目,这便是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自2008年成立以来,它已为150多家单位修复古籍善本、名人字画、碑帖拓片、文献档案等2万多册/件,为10多家图书馆和博物馆整理、普查古籍20多万册/件,其中有不少价值非凡的珍品。

    该中心的主要创始人彭德泉,今年已经74岁,瘦高个头,黝黑脸膛,浓眉亮眼。谈起心爱的古籍文献修复事业,他的眼里不时涌出热泪。

    “抢救一本是一本”

    彭德泉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彭家梁村,自幼喜爱读书。“我们家三代教书人,代代爱书如命。”他当过川剧演员、中学教师、图书管理员,近40岁时拿到了图书馆学大专文凭。在一次培训中,彭德泉结识了图书馆学家、目录学家张德芳,跟随他学习图书文献分类。

    2005年,彭德泉去看望张老师,张德芳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德泉,你别待在图书馆了,赶快出去抢救古籍。大量古籍因各种原因正在湮灭,那可是圣哲先贤留下的民族文化根脉啊,抢救一本是一本!”

    老师的话让彭德泉深受触动。他很快办理了巴中市图书馆的离岗待退手续,到成都找了几位志同道合的老图书馆人,开始筹划古籍文献保护和修复工作。

    时任广汉市图书馆馆长秦一对彭德泉说:“彭馆,要抢救就先来抢救我们广汉的书。我们有2万多册古籍,打包堆码在墙角几十年了。”

    彭德泉明白,修复古籍,必须先培养人才。他与四川省图书馆学会、广汉市图书馆合作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古籍修复培训班。培训班结业后,彭德泉从中招聘了一批员工,组建起广汉古籍修复基地。

    创业之初,资金紧缺,设备不足,员工们自己出去捡石板、砖块当作压书板,将家具锯成木块代替压平机,把自家的箩筛拿来筛面粉、调制浆糊……在书库阁楼办公,面积只有10来平方米,层高仅2米,窗户窄小,光线昏暗,四五个人挤在一起,整理堆码在墙角近30年的200多包、2万余册古籍。每打开一包书,虫子迎面翻飞,老鼠毛、霉灰、纸渣呛得人睁不开眼,不断干咳,戴两层口罩也无济于事。清理一阵,就双手发红、痛痒难忍,得赶紧去清洗。

    艰苦的条件、困难的工作,没有让修复师们打退堂鼓。年逾花甲的彭德泉,每天带头爬阁楼进行开包整理。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无人抱怨,无人离开。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这批古籍的清理分类工作基本完成。

    看着书库里有序排列的古籍,广汉市图书馆领导十分感动。上级单位领导来修复基地视察,也给予高度评价。

    2008年9月,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在广汉挂牌成立。这是一家民办非企业性质的修复机构,于2013年初取得四川省文物局颁发的可移动文物修复资质证书,具备了进入文物、档案系统和大专院校承修纸质文物的资格。2019年,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迁入洛带古镇,并在此创建了洛带·艺匠古籍文献修复博物馆。

    让古籍重焕新生

    在古籍文献修复博物馆展厅里,展示着一件件古籍文献修复成果。“我们对每一件古籍都怀有敬畏之心,想尽一切办法让它们重焕新生。”彭德泉说。

    清代李调元编印的《函海》是研究巴蜀地区历史、文学、金石学、民俗学等方面的重要资料。这部丛书的纸张颜色比较特别,修复时需要配色染纸。工作人员用茶叶水浸染出与原作颜色相同的纸,不料10天后染色纸开始变色,大家都急得团团转。彭德泉立即请教专家顾问,综合专家意见后,采用陈茶煮水做染料。选茶、熬制、染色,经过多次试验,终于染制出与原书颜色一致且不会变色的纸。大部分书册糟朽无书衣(封皮),考虑到此书的价值和使用频率,修复团队决定用蜀锦作书衣,改四眼装订为六眼包角装订,以延长书籍寿命。这部古籍修复完成后,得到专家和收藏单位一致好评。

    修复古籍,除了信息录入、清洁、消毒、配纸、染纸等前期准备工作外,还要经过托、补、裱、拆、锤、压、捻、齐栏、打眼、钉线、贴写书签等20多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必须严格规范,要求修复师心细如丝。

    博物馆里展示了各式各样的修复工具:用于揭启画芯和书页的竹启子,锤平补纸的木锤,裁补纸、绢、布等材料的马蹄刀……彭德泉很看重修复工具的制作,“做竹启子用的楠竹,是我带领员工去川南长宁竹海弄回来的。马蹄刀、木锤、钢钉,是我去木器厂和铁匠铺让师傅按照我们的要求制作的。我们还用中药材研制了纸质文物防虫防霉专用药,可以有效防止虫、霉对古籍的伤害。”

    走进三楼的修复室,彭德泉现场演示了《宝贤堂法帖》的修复。这是四川遂宁市图书馆收藏的明代十二卷木夹板朱拓丛帖,有虫蛀、污渍、空壳脱裱、四周边沿磨损等问题,修复难度较大。彭德泉拿起马蹄刀,小心翼翼地把肉眼可见的泥点、虫屎等污垢一一剔除,又用羊毛排笔扫去灰尘。接下来,细致地清洗书叶,湿揭背纸,湿揭命纸(绢本书画装裱后紧贴绢背的一层纸),将画芯脱裱的部分打浆、复位,再用汪六吉棉料宣纸更换原来的命纸。由于拓片存在掉色现象,彭德泉在修复过程中严格控制水分,采用“飞托法”上命纸,防止拓片掉色晕染到边条上。

    除了古籍碑帖,彭德泉还带领工作人员修复过不少革命文物。“巴中市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的红色文献,包括红军布告、档案、标语、钱币、票据等,是我们用3年多时间修复、整理出来的。修好的文献交付给博物馆,得到了专家和馆方高度肯定。不久前,博物馆举办的庆祝建党百年专题展中展出了这批文献。”彭德泉自豪地说。

    传承工匠精神

    走进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研学培训基地,“鲁萌工作室”的标牌十分醒目。工作室里这个面容清秀的姑娘,从事古籍修复已有十余年。2009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的鲁萌偶然接触到古籍修复,对它产生了浓厚兴趣。她放弃了收入较高的汽车销售工作,来到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鲁萌的执著与刻苦打动了彭德泉,修复中心将她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先后推荐她参加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国家文物局举办的纸质文物修复和传拓技艺培训班、研修班,她都取得优异成绩。2013年,鲁萌拜古籍修复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杜伟生为师。在名师指导下,她的技艺一路精进,逐渐成长为修复中心技术骨干,牵头完成了多个国家级修复项目。2019年,成都市委、市政府命名表彰首批“成都工匠”,鲁萌榜上有名。

    在修复中心里,像鲁萌这样的青年修复师还有不少。杨世全原来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起初,彭德泉对于他能否静下心学习有些怀疑,但他竟耐住性子接受了长达9个月的岗前培训,并以满分的成绩通过了上岗考试。在修复实践中,杨世全练就了过硬的技术。

    陈亚是一名聋哑人。10年前,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学习。经过长期艰苦的技能训练和专业知识学习,她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青年修复师,获得2020年“成都工匠”荣誉称号。

    “我们中心现有员工50名,其中有不少高学历人才,他们组成了古籍修复和整理、普查、传拓团队。此外还有近20位国家级古籍修复大师组成的专家顾问团队。”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主任、理事长彭克说。

    彭克原是成都市某文化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多年来,他看着父亲彭德泉忙碌的身影,对于古籍文献保护的重要意义深有体会。考虑到父亲年龄大了,还患有脑梗,2018年,彭克毅然辞职,继承父亲的事业。他给修复中心带来了新的理念和现代化管理模式,让修复中心的影响力不断提升。

    2020年9月,1300多平方米的古籍文献修复研学培训基地在洛带古镇建成开放。基地设有研学培训教室、古籍修复体验区、字画碑帖修复装裱体验区、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所等,集专业人员培训、中小学生研学、非遗展示体验于一体。

    如今,古籍文献修复已成为当地一张亮丽的文化名片。修复师们的巧手慧心,让蕴藏在古籍碑帖里的文脉赓续传承,也让越来越多人感受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刘裕国)

    关键词: 匠心 心传 文脉 妙手

    上一篇:独钓一河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