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幸福阅读(有声朗读)

    时间:2021-09-21 20:01:26    来源:中工网    

    幸福阅读

    作者:刘琳琳

    朗读:尹雯雯

    我喜欢阅读,不是出于“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追求,而是享受“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安宁。当夜幕降临,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结束之后,拥被在床,只点亮一盏台灯,捧起喜欢的图书,世界突然静谧下来,那庞大的宁静就像是上天的赏赐,不再有疲累的职场竞争,不再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烦扰,一个人能够拥抱真实的自己,那感觉真好。

    世界顿时被台灯的光晕划了圈界,那些醉酒欢歌、那些闪耀霓虹像被囚禁了的怪兽,张牙舞爪、拼命诱惑,却又被光影隔离喝退于黑暗之中。有时,狂欢不过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才是一个人的狂欢,阅读让人享受到的,是遗世独立般的清净。

    我喜欢阅读,它能带你静静走入他人的世界,用自己的阅历、自己的情感体验对方的生活,来一场灵魂与灵魂的对话。观念共鸣时的喜悦,点拨即通时的顿悟,角色代入时的游走遐想,那感觉异常美妙。因为爱着你的爱,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

    在书中,你体验了现实的不可能,你遇到了未知的自己,你穿越了时间空间,你找到了心灵的知己。他可以是披着白袍、絮絮叨叨的柏拉图,向你阐释精神恋爱的可能与纯洁;他可能是披头散发、鼓盆而歌的庄子,告知你死生不过像四季的流转何须悲鸣;她可以是斯蒂芬·金笔下的主人公,在逼仄恐怖的空间内,和你共同拷问人性的底线;它还可以是白四爷手中咿咿呀呀的胡琴,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故事......

    我喜欢阅读,喜欢选择书籍时的随心所欲,喜欢徜徉其中时的乐趣横生。在书籍面前,你不再是唯唯诺诺的下属,不再是殚精竭虑的母亲,不再是菜市场斤斤计较的主妇,你是女王,是一切的主人。我选书初始几乎是漫无目的,从一篇偶遇的美丽小文,进而探寻它的主人,再寻访主人的其它妙文以及他关注的作家作品,从此侯门一入深似海,遍寻珠贝满乾坤。情窦初开时,偶拾一本《神雕侠侣》,深为侠义专情的杨过所吸引,从此情陷金庸,连租带买,看完了他的所有作品,甚至包括能买到的所有书评,最后连金庸传记也一并收罗,因为很想知道这样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有着怎样的人生。被我锁定的作者,基本会被红外线般扫描般入库,立体透视,永久保存。

    现已不惑的我,更喜欢政治类的杂文小品,深为刘瑜、秦晖、熊培云、许知远等当代思想家的政治智慧所折服。他们并不是义愤填膺的道德斗士,而是娓娓叙来的民主讲师,把司空见惯的事实作为民主政治的标本,剖析当代中国政治的得失,不遗余力地做着国人公民意识的启蒙。有人说政治是女人的奢侈品,我以为不然,它只是被自命不凡的男人们伪装成古董的夜壶,看似高雅华贵,供奉在不得触碰的玻璃柜里,其实应该是人人可以消费,人人必须使用的日用品,阅读就是那个解除伪装的过程。

    我喜欢阅读,喜欢书中散发的淡淡油墨芬芳,胜过任何名牌化妆品的雕琢香氛;我喜欢阅读,喜欢文字氤氲中的金戈铁马、侠骨柔情,胜过肥皂电视剧情的牵强附合和“都敏俊熙”的矫情做作。我喜欢阅读间隙合起扉页闭目遐想,任思绪轻舞飞扬,慢慢品酌心灵鸡汤的袅袅余味;功利是阅读的枷锁,开启灵性才是它的精魂。

    阅读是一种无处不在的享受,书桌边、寝床上、旅途中,甚至是如厕的三五分钟,没有设备的要求,无需网络的环境,只要识字的你和有字的书。当然,旁边若能再点燃一柱淡淡的印度熏香,沏上一壶淡淡的茉莉香茗,在幽幽的萨克斯风曲中,你便拥有了至奢的阅读。

    当你捧起书本的刹那,幸福如约而至。

    (中国铁建职工e家)

    关键词: 幸福 阅读 有声 朗读

    最近更新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