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今日头条 > 正文

    挂掉记者电话的“太康好人”们

    时间:2022-04-02 16:08:28    来源:中华龙都网    

    “这会儿没空……”

    “忙着呢……”

    “采访我干啥?”

    “我做饭呢……”

    太康是座“好人之城“,太康人在“中国好人”榜上占有相当高比例。这几天太康抗疫进入关键阶段,记者从抖音及各方提供的线索中窥见不少太康人的好心之举和感人事迹,可当记者要采访这些“太康好人”时,却不太顺利,经常被挂掉电话。

    “这会儿没空,我们送药呢”

    3月28日,记者通过群众了解到,太康县有一支专门做好事的陆海救援队,经多方打听得到了队长孙涛的电话。告知电话号码的人嘱咐记者:“你们别慌着给他打电话,他要为很多封控区的人送药,忙得很,可以先加个微信,等闲了再采访。”记者没听从建议,急吼吼地把电话打过去,果然吃了“闭门羹”。

    4月1日,微信上孙涛的头像终于亮起可爱的小红点,他发来消息:“我们忙着消杀呢,闲了回复你……”

    又过了好久,孙涛回复说:“不好意思,刚忙完,这次疫情发生以来,我们不是在消杀就是在送药。”采访中,孙涛拒绝记者叫他“队长”,他说他现在是“送药小哥”,这是封控区的群众给他起的,他很喜欢。“叫‘小哥’多显年轻呀,‘队长’都把人喊老了。”孙涛说。

    这段时间,孙涛和队里的李昊、白伟等志愿者时刻盯着微信群,太康县融媒体中心负责收集统计需要送药的信息,然后发至志愿者微信群。“家里有一名6岁儿童,耳朵疼痛,望能买到治疗中耳炎的药。”孙涛他们看到这样的信息后立刻行动,想尽办法到医院、药店购药,并送至居民手中。“只要是群众需要的,我们有求必应、使命必达!”孙涛说。

    孙涛是中共党员、退役军人。太康县陆海救援队成立于2021年,成员以退役军人为主,现有正式队员51人,党员46人。“还有什么想说的话?携手抗疫,太康加油!不好意思啊,群里发消息,我要去送药了……”孙涛说完就不再回复,采访仓促结束。

    “忙着呢,要协助医务人员上门做核酸检测”

    3月31日起,太康县中心城区和乡镇重点村要进行上门核酸检测,大量医务工作者出动,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其中,王钦贤是其中之一。

    王钦贤是中共党员、退役军人,经营烟酒店,还是所在社区退役军人微信群的“群主”。太康县疫情发生后,他报名成为一名社区志愿者,每天值守卡口、定时消杀、宣传防疫政策、配送物资……当他得知上门核酸检测即将展开后,立即在群里发布“召集令”。于是,一支由退役军人组成的上门核酸检测服务小分队迅速成立。

    3月31日上午,王钦贤带领志愿者身穿防护服,手拿二维码,化身“大白”协助医务工作者上门进行核酸检测。这是个细致严谨的工作,关系到群众的生命安全,来不得半点马虎,王钦贤与队友们发挥退役军人一丝不苟的作风,指导群众扫码,填写个人信息,核对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确保群众的采样样本与个人信息对应无误。他们忘我地忙碌着,直到下午记者去采访时,值勤点还放着几盒没动的盒饭。“一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有些队员忙起来十几个小时不吃饭。很多人不理解,说志愿者没有报酬为啥还拼命,因为我们队里相当一部分人是党员,因为我们当过兵,‘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已经刻在心里了,有困难我们就要上,就要贡献自己的力量!”王钦贤说。

    “今天跟着医疗队忙了一天,他们是真辛苦啊!他们还是从外地来支援太康的。我也不会说漂亮话,就敬个礼,感谢这些医务工作者!”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王钦贤又投入到上门核酸检测服务中。

    “采访我干啥?这都是应该做的”

    赵金豹是太康县有名的“中国好人”。作为太康县童安校车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他的校车队在本次闭环转运封控区群众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记者经常在抖音上刷到他凌晨2点还在调度车辆的短视频。3月31日上午记者在太康县委门口见到他,他说:“先等会儿,我给司机发一下防护服和口罩。”他叮嘱车队司机:“现在就穿好,一定注意防护,有任务我们立马就出发了,到时候再穿来不及。”

    安排好司机后,赵金豹对记者说,疫情发生时他正生病住院,接到要调度车辆的命令后不顾医生劝阻,立刻从医院出来组织车队。“我们已经连续运转了七天七夜,截至目前,童安校车车队累计接送学生2万多人次,闭环转运封控区群众3600多人次。”赵金豹说。

    赵金豹是中共党员、退役军人、人大代表、“中国好人”,可他不怎么愿意谈自己,更愿意谈车队、谈他的司机们。他说:“采访我?采访我干啥?我只是做了一些平平常常的事,在这次抗疫中,涌现出的‘太康好人’、感人事迹太多太多了。车队有位司机叫张德忠,为了抗疫没有陪护病重的母亲,3月26日晚他母亲去世了,27日他仍坚守在岗、含泪做志愿服务。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张德忠母亲还在世时我去看她,问她埋怨儿子不来陪伴吗?她说,不仅不埋怨,还很支持儿子,因为是为太康、为周口、为国家。所以,‘太康好人’不是一个标签,而是一个群体,一种文化,是太康人骨子里的厚道。”

    现在,赵金豹的校车队每天在县委门口整装待发,随时服务上门进行核酸检测的医务人员。很多人提醒经常连续工作20个小时的赵金豹要注意休息时,他总是说:“等疫情结束了吧。”

    “我做饭呢,得让抗疫一线的人员吃口热乎的”

    丁威伟在太康县城经营冷饮店。疫情发生后,抗疫一线工作人员每天起早贪黑值守工作岗位,非常辛苦,他说:“我看到值守在卡点的民警和冲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经常吃不上饭,心里很不是滋味。”丁威伟告诉记者,很多人员都是从外县(区)来支援太康,他们为太康付出了太多。“我想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于是就每天为他们做饭并打包沿路送去”。丁威伟说,第一天的饭是在自家厨房做的,做不了几份,后来就在自家仓库里支起3口大铁锅,炖菜、炒菜,下汤圆、水饺等,每次能做100多份。

    “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一线工作者比我更辛苦,为他们做些吃的,让他们吃上热乎饭,我心里踏实很多。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本次疫情很快能过去,那时候我会做更丰盛的饭菜招待他们,感谢他们对太康的帮助!”

    在联系“太康好人”协会会长王勇的时候,记者又遭到拒绝。“我刚组织人员给值守卡点的工作人员送饭,这会儿要去给封控区的群众送蔬菜,真没有时间接受采访啊……”为了不让记者失望,他推荐了年轻志愿者高晓洋接受采访。高晓洋是河南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在读研究生,最近报名了主治医师资格考试,一直在家复习备考。“没想到太康突然出现了疫情,商店、药店都关门了,很多群众也被隔离了,了解到他们有用药需求且情况各不相同时,我就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帮助他们,为他们筛选药品。”高晓洋说,他在困难时曾经得到过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现在他即将学业有成,也到了回报社会的时候。他说:“能够帮助别人我是快乐的,别人曾经帮我渡过难关,国家培养了我,我有责任回报国家。我们大家齐心协力,一定会战胜这次疫情!”

    被“太康好人”们挂掉电话,记者不仅不烦恼,反而对他们心生敬佩。“太康好人”们奔波在抗疫路上,他们用实际行动为“太康好人”这张名片夯实底气,为太康尽快好起来贡献力量!(记者 小纳 王丹 美丽 九君)

    标签: 抗疫志愿者 中国好人 好人之城 太康好人

    相关新闻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

    热文推荐

    焦点资讯